当前位置:上海春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搞笑手机疑云
手机疑云
2022-10-28

1

弗兰斯匆匆赶到泉水公园时,比约定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不出所料,珍妮已经走了。她一定是生气了,但自己也不想这样啊,都怪那个叫奥茨的家伙。

今天,弗兰斯本来打算向珍妮求婚的,但在金店里挑戒指时,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非说弗兰斯将自己放在柜台上的手机拿走了,结果两个大男人当着那么多围观者争得面红耳赤,直到警察来了。到了警局,弗兰斯才知道,这个污蔑自己的小子竟是佰利集团董事会主席的二公子奥茨。奥茨趾高气扬地吩咐办案警员一定要查清楚,就径自离开了。办案的警员却像得了圣旨一般与弗兰斯纠缠个没完,不仅搜查了他的全身,还特意跑回金店,想要调取当时的监控,不巧的是监控出了故障,但那警员仍不死心,连威胁带利诱地又审问了弗兰斯老半天,实在找不到证据后,才极不情愿地放走了他。弗兰斯一出警局,就以最快速度奔向这里,可还是迟到了。而珍妮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所以弗兰斯也没办法向她解释。

感觉筋疲力尽的弗兰斯一屁股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脚下的草丛,然后被一样东西吸引了。那是一部Treo手机,是今年推出的最新款。

只是,怎么又是手机?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弗兰斯皱了皱眉,弯腰拾起草丛中的手机。这部手机看起来很新的样子,可能刚买了没多久,弄丢了主人一定很心急吧。弗兰斯决定在这里等等失主,同时将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打开,想着失主发现手机丢了一定会打过来的。

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失主并没有露面,连个电话也没有打来。弗兰斯不想再继续等下去,如果是在往常,弗兰斯会将手机送到警局,但他刚刚因为另一部失窃手机的事从那里出来,所以不想再去找麻烦了。怎么办呢?弗兰斯决定按照手机里的通话记录,主动寻找一下失主。

翻看过通话记录后,弗兰斯更加印证了之前的猜想,这是一部刚买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手机,只与三个号码进行过通话。

弗兰斯拨通了第一个号码,电话响过很久之后,对面才接起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还没等弗兰斯开口,对方就气急败坏地叫道:“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再联络的吗?你怎么不守信用呢?”

“你一定是误会了。”弗兰斯急忙解释,可对方根本不容他多说,恶狠狠地说:“听着,你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办妥了,以后别再来找我,如果出了事千万别把我牵扯进去,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就“啪”地挂断了电话。弗兰斯再拨,对方竟然关了机。

一头雾水的弗兰斯愣了半晌,又拨通了第二个号码。电话接通了数秒后,他身后的灌木丛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悦耳的和弦声。弗兰斯挂断电话,和弦声也戛然而止。弗兰斯再度拨通电话,和弦声又响了起来。

今天怎么净是遇到怪事情?弗兰斯疑惑地站起身,走到那片灌木前,探头向里张望,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他禁不住汗毛倒竖,失声惊叫起来。

灌木丛里倒卧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手机的和弦声仍不断地从那人的口袋里飘出。

弗兰斯手忙脚乱地挂掉了电话,然后大着胆子仔细看了看那张满是血污的面孔。这一看不要紧,弗兰斯更是惊得魂飞魄散。死掉的家伙竟然是刚刚诬陷自己的奥茨!!

本想打电话报警的弗兰斯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由于两个小时前的那场纠纷,难保警方不会将自己列为怀疑对象,到时找不到真凶的线索,自己岂不是要背上杀人的罪名?还有就是,手机明明在奥茨的口袋里,他为什么非说是被自己偷了呢?奥茨离开警局后的这两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弗兰斯的心里乱极了,既担心报了警会引火上身,又担心不报警就此离开,一旦日后被警方发现反而更难解释得清……就在弗兰斯彷徨无措之际,他手上的电话突然响了,来电显示的竟是他还没来得及拨打的第三个号码。

一种不祥的感觉漫过弗兰斯心头,直觉告诉他这个电话可能会带来新的麻烦。电话铃执拗地响着,弗兰斯惊慌地四下看看,还好,这是个偏僻的角落,附近并没有人。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心理,弗兰斯按下了接通键,对面传来一个女人急切的声音:“你已经收到钱了,为什么还不放了罗尼?”

不祥的感觉在扩大,弗兰斯强压心中的不安,严肃地说:“我想您可能是搞错了,这部手机是我刚捡到的。”

“求你了,我们真的没有报警,只要你把罗尼还给我们!”女人似乎没有听懂弗兰斯的话,泣不成声地哀求着,凄厉的声音让弗兰斯背脊掠过一阵寒意,他慌乱地挂掉了电话,同时关了机。

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听刚才电话里的意思,似乎还牵扯着一件绑架案。不行,自己得赶快离开这里。弗兰斯惊慌地转身快步向公园外走去,并顺手将那部带来灾难的手机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

然而走到公园门口,弗兰斯突然惊醒过来,自己怎么能把手机扔在谋杀现场附近呢?那上面可有他的指纹啊!弗兰斯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来,连忙又折返回去,将手机捡了出来。

2

第二天,珍妮给弗兰斯打了个电话,有些不满地问他是否有话要对自己说。弗兰斯正在为公园里奥茨的尸体而心烦意乱,早将预备向珍妮求婚的事忘在了脑后。他很不耐烦地告诉珍妮自己现在有事,很忙,暂时没有时间联系她。

珍妮听了气得大叫:“那么你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了!”就挂掉了电话。弗兰斯竟然连去哄她的心思都没有,只一门心思地关注着网上是否有命案的消息。可几天过去了,不论是报纸还是电视上都没有关于泉水公园发生命案的报道。难道这么多天都没有人从那里经过吗?还是警方正在秘密调查,很可能已经锁定自己了呢?弗兰斯忐忑到了极点。

这天一早,珍妮又打来电话,说想见个面,有事要对他说。弗兰斯恹恹地回答有什么事过两天再谈,自己现在没空。但珍妮却说自己现在就在弗兰斯楼下,他只要下楼来说两句话就可以。

女人真是麻烦。弗兰斯叹了口气,连衣服都没换就下了楼。珍妮穿着一条莱果绿的新裙子,俏生生地站在一棵树下。她今天真的好美,只是,弗兰斯此刻却无心欣赏,他不耐烦地问珍妮到底有什么事。

珍妮脸上掠过一丝受伤的表情,她扬了扬头,用冰冷的口吻对弗兰斯说:“我们分手吧。”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能体谅别人呢?我只是最近心情不好,难道非要我天天围在你身旁,费尽心思哄你才开心吗?”弗兰斯气急败坏地叫道。

“哦,对不起,以后你用不着再那样费尽心思哄我了。”珍妮冷冷地说,转身向停在路边的一辆法拉利走去。

“嘿,你居然来真的吗?”弗兰斯追上去抓住她的手,可珍妮狠狠地甩开了,头也不回地走到法拉利前,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等等,我……”弗兰斯扑上去,想要挽留女友,可当他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时,却一下呆住了。

“真是冤家路窄呀。”奥茨咧着嘴对他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你不是……”弗兰斯瞪着奥茨,脸上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放心吧,我会好好对待珍妮的。”奥茨得意地笑着对他摆了摆手,然后一踩油门,法拉利像离弦的箭般飞驰而去,留下弗兰斯傻傻地站在原地,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来。

好半天,弗兰斯才从纷乱的线索中理出头绪来,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是的,这一切都是奥茨在背后捣的鬼,目的就是从自己怀里抢走漂亮的珍妮!奥茨先是假装诬陷自己偷了手机,让他错过与珍妮的约会,然后故意将另一部手机放在约会处的长椅上,引得自己发现他假扮的“尸体”。因为担心被警方怀疑谋杀,以至于弗兰斯这几天忽视了珍妮,奥茨于是趁虚而入,成功地从他手中横刀夺爱。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为了泡妞竟然不惜如此大费周章。弗兰斯怒火中烧,很想大骂这个卑鄙的家伙一顿,于是转身冲上楼,将那部关机几天的Treo手机打开,找到奥茨的号码拨了过去。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电话接通了,弗兰斯咬牙切齿地骂道。

不想,奥茨一本正经地回答:“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弄到我号码的,但相信我,我是真的爱珍妮,我会一辈子呵护她的。”

弗兰斯简直被气疯了,这个虚伪的家伙竟然在珍妮面前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他顾不得许多,一连串的脏话脱口而出,直到对面响起珍妮的惊呼:“天啊!弗兰斯,我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没有素质的人。”弗兰斯顿时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高涨的气焰消失得无影无踪。

弗兰斯躺在床上,越想越火大,疯狂地盘算着用什么办法才能还奥茨以颜色。就在这时,突然“砰”地一声巨响,房门被人撞开了,门外冲进来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

弗兰斯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当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自己的脑袋时,他吓得魂飞魄散,乖乖地举起双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警察们在屋子里搜查了半天,似乎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于是将弗兰斯和那部Treo手机带回了警局。等到接受审问时,弗兰斯才知道,出大事了!

地产大亨达拉斯的独生子罗纳德不久前被人绑架,绑匪提出一千万的赎金,并威胁如果敢报警就撕票。达拉斯在爱子与金钱之间选择了前者,没敢报警并乖乖交了赎金。然而赎金交了,绑匪却没了音信,手机也关了机。达拉斯夫妇一直不停地拨打这个号码,第二天,突然接通了,而对方的反应让他们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对方竟然说这个手机是自己捡到的,然后就关了机,再也打不通了。达拉斯夫妇连忙报了警。警方追寻那个勒索电话,发现这个号码才使用不久,而且无法追踪到所有者。

不过,该号码除了打给达拉斯夫妇的电话,还拨打过另外两个号码。经过追查,发现其中一个号码属于佰利集团董事会主席的二公子奥茨。面对警方的询问,奥茨努力回想,想起几天前确实接到过一个不明来电,对方说他在停车场的法拉利被自己不小心撞了,让奥茨下来一趟商量赔偿事宜。不过奥茨当时正好有紧急的事要处理,就派了其他人到停车场,可是那人回来却报告说,车子根本没事。奥茨以为是谁搞的恶作剧,也没放在心上。

奥茨接到电话的时间正好是罗纳德被绑架之前的两个小时,警方将罗纳德被绑架一事与奥茨提供的资料结合起来推断,绑匪最初的目标很可能是奥茨,只不过阴错阳差没有成功,于是绑走了罗纳德。

警方又追查与勒索电话通过话的另一个号码,发现该号码的主人韦德是一家私人殡仪馆的老板。韦德回忆说,四天前接到的这个电话是向他询问葬礼事宜的。昨天这个电话又打了过来,就一些具体事项做了更详细的咨询。

警方试图通过卫星定位来追踪那部电话,可是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让警方的调查陷入僵局。不过,就在今天上午,那部手机突然开了机,警方很快锁定目标,一举将犯罪嫌疑人——弗兰斯抓获。可让他们失望的是,在弗兰斯家里没有发现与绑架有关的任何线索。弗兰斯也一口咬定手机是自己捡来的。警方一时拿他没有办法,扣押了24小时后,将他释放了。

3

被关押了24小时的弗兰斯走出警局,几乎无法抑制满腔的怒火。这个可恶的奥茨,不仅抢去了他的女友,还想将他送进监狱。弗兰斯确信,这一切都是奥茨在背后做的手脚。他早就听闻奥茨与罗纳德这两个公子哥儿常因追女孩而发生摩擦,去年甚至爆出两人为争夺一个女子而大打出手的消息,最终奥茨败下阵来,被八卦媒体好一顿调侃。弗兰斯猜测,失了面子的奥茨很可能一直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设计了个一箭双雕的局,将眼中钉与情敌一起除去。

据之前自己给韦德打电话时他的反应看,很可能韦德与奥茨之间有过一场见不得光的交易。弗兰斯认为这场交易就是毁尸灭迹,所以韦德在警察面前说了谎,把弗兰斯打的那个电话说成是普通业务咨询。只不过因为怕惹过多麻烦,弗兰斯在警察面前也没有提及此事。但可以肯定,韦德说了谎,罗纳德很可能已经遇害并被偷偷火化了。

弗兰斯决定揭穿奥茨的阴谋,他把突破口选定在了韦德身上。

开始时,韦德的嘴还很硬,一口咬定自己接到的那两个电话只是普通业务往来。可当明晃晃的刀尖刺入他的肌肤时,韦德立刻杀猪般惨叫着求起饶来。韦德承认,几天前,有人通过电话联系到他,出了极高的价钱让自己帮忙处理一具尸体。韦德情知此事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但无法抗拒金钱的诱惑还是答应了。于是对方在当天夜里将一具男性尸体放在了殡仪馆后山坡的树林里,可是韦德实在太害怕,并没有将尸体搬回来烧掉,而是就地掩埋了。然后谎称已经将尸体火化,对方也很爽快,立刻就将一大笔钱打入了他的银行账户中。

弗兰斯听了很兴奋,拿出一张罗纳德刊登在杂志上的照片问韦德那具尸体是不是这个人。韦德看了半天说不敢确定,因为当时天很黑,自己又非常害怕,所以没看清。弗兰斯让韦德带他去埋尸体的地方,韦德建议等到天黑,没有人时再去。弗兰斯同意了。

为了防止韦德搞花样,弗兰斯一直守在他身旁。韦德倒也老实,除接了两个打进来的业务电话,没有主动向外拨打过电话,也没试图去联系任何人。

天色渐渐暗下来,本来就幽暗诡寂的殡仪馆变得更加鬼气森森。饶是胆大的弗兰斯也禁不住脊背发凉,竖起了汗毛。韦德对这样的环境早就习以为常了,他将值班人员打发走,锁上大门后,带着弗兰斯向后山坡走去。

弗兰斯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跟在韦德身后,耳朵警觉地竖立着,眼睛不停地扫视着四周,生怕会突然从黑暗中跳出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来。

韦德走得很快,弗兰斯渐渐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他轻声叫韦德慢一些,可韦德恍然未闻,反倒走得更快了,三转两转,就不见了踪影。

不祥的预感漫上弗兰斯心头,他不由后悔起自己如此轻率的举动来。弗兰斯仓皇地掉转头,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不想黑暗中却迷失了方向,他像只无头苍蝇般在林子里乱转着。

突然,弗兰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一下扑倒在地上,手触摸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弗兰斯掏出手机,借助屏幕微弱的光亮看了一下,顿时惊得魂飞魄散。绊倒他的竟然是个人!

那人一动不动,好像是死了,弗兰斯大着胆子将手机伸到他的脸前,待看清那人竟是奥茨时,不由手一抖,手机脱手掉到了地上。奥茨静静地躺在那里,难道他又在戏弄自己吗?弗兰斯哆嗦着将手伸到他颈动脉处摸了摸。惊恐地发现,这次是真的,奥茨真的死了!

弗兰斯心乱如麻,两腿发软,好半天才勉强扶着一棵树站了起来,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还没等他挪动脚步,几束雪亮的手电光突然一起向他射来,一大群从天而降的警察将他团团包围住了……

奥茨被证实死于氰化钾中毒。弗兰斯被控涉嫌绑架及一级谋杀,他所说的故事没有一个人能够证实。韦德坚称从来没有见过他,更别提什么带他去后山坡挖尸体了,珍妮也一口咬定他是因为被奥茨横刀夺爱以致怀恨在心,所以才失去理智的。弗兰斯百口莫辩,就连律师都明确表示,这桩官司没有多大胜算。

更让人惊异的事还在后面。被认定遭遇绑架并且很可能已经遇害的罗纳德突然现身了。面对媒体的质疑,罗纳德轻描淡写地表示,绑架只是自己闲极无聊的一出恶作剧。弗兰斯并不相信这样的解释,他隐约明白了些什么,却又找不出有力的证据。另外,弗兰斯虽然洗清了绑架的嫌疑,却无法证明自己没有谋杀奥茨。弗兰斯绝望的想,自己恐怕是难逃此劫了。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

罗纳德现身的第二天,弗兰斯就被释放了。随即有媒体爆出消息:罗纳德被警方正式批捕,罪名是谋杀奥茨!与他一起被捕的还有两名同伙,一个是殡仪馆老板韦德,一个是他的秘密女友珍妮。原来心胸狭窄的罗纳德一直视奥茨为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今年初,罗纳德结识了美丽的珍妮,没多久,奥茨也盯上了珍妮,并对她穷追不舍。尽管珍妮明确表示自己喜欢的是罗纳德,可罗纳德还是觉得受到了侮辱,决心让这个讨厌的家伙从自己面前彻底消失。但谋杀还要找个替罪羊才行,珍妮于是推荐了同样被自己吸引的平民小子弗兰斯。然后两人一起设计了这个连环杀局。

只是,弗兰斯一头雾水,不明白警方是如何查出幕后真凶的。当他看到出现在电视上的奥茨时才消除了疑惑。罗纳德与珍妮的计划虽然完美,却终究百密一疏,竟然购买到了假冒的氰化钾,奥茨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并说出了幕后真凶。警方决定来个将计就计,假装将弗兰斯一案移送检方,让罗纳德以为万事大吉,放心地站了出来。

事后从奥茨的口中,弗兰斯得知,在泉水公园假扮尸体的的确是奥茨本人,他是受了珍妮的蛊惑,想要吓一吓不知天高地厚,竟妄想吃天鹅肉的弗兰斯。没想到,自己早就落入了别人的游戏中,并差点丢掉了性命。如您使用平板,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